诺於星

【德森】晚安


*品质不保证

"唔……" 德井缓缓地伸懒腰 "终于赶上了……"

"sora累了吧,热水放好了,你快洗澡睡觉吧~" 坐在床上读侦探小说的三森闻声抬头,柔声说到

"嗯…… "

德井从浴室里走出来后,三森很贴心地替她抹干头发,然后两人一起躺到床上去。

关了灯的房间有着窗外微弱的光线,一片漆黑之下仍能看见模糊的轮廓。

虽然德井累得不行,但躺在床上的她却是睡意全无。一会儿翻身向左、一会儿翻身向右,最后还是被弄醒的三森主动挪到德井身旁。

肌肤感受到的温度让人十分舒服,德井不觉地往三森靠去

"maru酱"

"?"

"靠过来一点~"

"不是已经很近了嘛——”

"还不够~"

"那suzu想要怎么样的呢?"

"这样♥"

一阵温热轻轻抚上德井的脸颊,德井的视线从模糊的天花板变成了三森的双眼。

俩人的鼻尖轻轻地触碰,呼出来的热气不停拂在彼此的脸上,德井隐约看见,三森眼里充满笑意的光芒。

"喜欢"

"?"

"很温暖所以喜欢~"

"我也喜欢suzu哦~"

很轻的、很温柔的、不足一秒的吻。

回过神来,三森已经把脸埋在德井胸前,轻轻地抱着德井。

"晚安/////"

德井微微提起嘴角,双手也把对方给搂上,微微低头让自己鼻尖碰上她的头发。

熟悉的发香、熟悉的触感,让德井彻底地放松身体,睡意也逐渐袭来。

"晚安…"

(完)

=====

我、我才没有上课的时候码文!(=゚Д゚=)
感觉上一次写德森似乎是半个世纪前了_(:з」∠)_
脑洞起源挺奇怪的www
就是脑子的什么线绷断的时候,跑去剪了一头9年前发誓坚决不会剪的短发
突然就轻松了很多,感觉把心里的什么麻烦东西给丢掉了w
后来那些被惊喜(吓)到的人一直蹭我头发的时候,脑子就突然浮现某些画面了www

那么、感谢你们的观看(_ _#)

【番外1】这是我们的时代——初识

最近忙得我差一点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_(:з」∠)_
这算是六月来不及码完的文吧
写得匆忙_(:з」∠)_
基本就是把过去的一部分交代一下

预警一下
*几乎零对话
*品质不保证

以下正文

南条早在初中三的时候就认识了德井。

但是在翘课的时候认识的,而且还被当场抓包了。

根据南条的讲述,当年她为了翘掉体育课,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溜到了校舍楼顶肝游戏机,在那里遇见了正在画画的德井,俩人也不知怎的一问一答在那里尬聊起来。

发现巡查员的时候,原本抓准了时机趁巡查员背对她们时逃之夭夭…

只•不•过,

德井"跑"下楼时,弄出声响引起了巡查员的注意。哪怕德井拼尽全力地"跑",下楼梯终究抵不过动作流畅的巡查员,同时也把不远处的南条给拉下水了。

绝、绝对不是南条腿短跑不过巡查员!

因此一切都归于德井的错。

再一次于楼顶见面时,俩人也开始慢慢认识对方,没多久就变成了常腻在一起互相伤害的死宅党。

互损利益的损友日子很快就过去,南条不久后就升上高一,在隔了一层篱笆的高校就读,而初一的德井也自然地升上了初二。

也就在那一年,德井的班级转来了一个新生。

"大家好,我是久保ユリカ。"

全身上下散发着阴沉气息的高挑女孩简短地自我介绍后,在一片死寂下走到老师指定的位置坐下。

因为没人敢和她说话,久保一个星期下去都是独自一个人闷闷地度过。

直到疗脚伤的德井重返学校。

那天早上,德井一踏进教室就发现与周遭吵闹格格不入的新生。

尽管那位长腿女孩看起来正一脸贯注地在读书,当德井在女孩后方的位置坐下时,还是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

空白的笔记本那么好看的嘛?

掩饰孤独什么的,那种感觉德井再也清楚不过。

深呼吸一下,在班里同样没有圈子的德井站起来,鼓起勇气向前面的新同学打了招呼。

怕生的她第一次主动与人搭话,既害怕又紧张,以至于说了"能够把手搭在你的肩膀上吗"这样奇怪的话。

新同学实际比外表来得更有趣,光是那功力十足的百面相就已经大大惊艳到了德井。

当然,礼貌的德井并没表现出来。

后来混熟了,德井把久保介绍给南条,同有孤独频道的仨人很快就有了牢固的羁绊。偶尔午休时间,德井和久保会悄悄从破旧的篱笆钻到隔壁高校,仨人进行毫无营养的对话与无意义的拌嘴。

有着德井惊人的手动能力,三人也曾干过无数荒唐的事,荒唐的来却又无法让人说出批评的话语。这些年来,在上百件事当中,最让德井、久保和南条满意的就是那间小木屋。

当年那仨人在高校里四处逛(逃跑)的时候,为了躲避巡查员,而误打误撞地找到了被遗忘多年的小凉亭。

手顶在膝盖、弯着身体、休息喘气的时候,很随意地聊着,也不知道是谁突然蹦出"把这凉亭变成秘密基地吧"这句话,行动能力高超的德井翌日就带来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工具,拉着另外俩人一起改造小凉亭。

因为地点够隐秘,距离篱笆洞口也太不远,这对于德井南条久保来说无疑是个完美的新基地,更不必时常担心会被抓包,也就没人去反对这个改造行动。

那时正逢夏季,没多久暑假就到了,她们更有了充足的时间,三五不时就溜到那里去。

好不容易把小凉亭变成简陋又通风的小木屋后,南条在附近不知怎么找到一个没人用的电源,还带来了来历不明的电视机和桌子。

孤独党的基地逐渐成型后,里头的私人漫画、私人游戏、私人垫子还有莫名其妙的空酒瓶也慢慢变得多起来。

为什么会有空酒瓶?

当然是某鹿用来望梅止渴的!

虽然她是逃课的学生,但未成年不能喝酒这一项她可是有好好地在遵守。

每天放学后,三人都会到小木屋溜一阵子才齐齐走回家,偶尔停在附近车站买个游戏特点、偶尔被小鹿拉去看酒、偶尔到书店买些漫画……

反正无论干什么活动,运动什么的绝对是NEVER!

就这样一直到三人上了高中、南条毕业、南条留级……

日子,也不孤独了。

————————

感谢您的观看(_ _")
在享受到毕业的快活之前,我会努力活下去的(๑و•̀Δ•́)

【姐妹系列】花火


时间线:森森森8岁,丸丸5岁
私设注意!!:森妹的名字是 芹子 7岁(hibiki radio里森说过妹妹小一岁)


ooc,慎入


以下正文




"そらーー! 你在哪里——?!" 被困在人群中的鈴子扯破喉咙大喊,也因此引来周围的各种目光。


此时的鈴子无暇理会自己失态的模样,乌溜溜的双眼转来转去,不放过视线内任何一个角落,脑海中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


そら不见了


一个月前,因为附近城镇战局不稳定而停办多年的烟火大会,终于决定在今年夏天复办。


这对于镇里从未体验过烟火大会的孩童们,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当然黑川家的三个惠子也不例外。


穿上全新的和服,一来到摊档区就是不停的跑跑停停。


第一次体验烟火大会,什么小事对她们来说都有着巨大的新鲜感,注意力的转移从未停过。


结果一不小心就把そら给搞丢了。



"そらちゃんーー!!"


"そらまる大先生ーー!"


又连续喊了十几声,喊得鈴子嗓子都哑了。奈何,她稚嫩的声音轻而易举地就被周遭的嘈杂声给淹没。


鈴子焦急地四处张望,时而奔跑,时而疾走,累得气喘呼呼的。摊档都不知走过了几排,却仍不见那瘦小的身影。


一直跟在身旁的芹子脸色都苍白了,鈴子看着怪心疼的。



都怪自己。



要不是自己只顾着玩,そら就不会不见,芹子也用不着这么累。


自己…… 真是个失败的姐姐……


"そら…… " 鈴子用力地咬着下唇,拼命地忍着,不让在眼眶里打滚的泪水落下来。


そら肯定比自己更加害怕吧… 错的是自己,怎么可以哭呢?


不行!一定要尽快找到そら!


"芹子,你去那里找找 ,我去另一边找她!待会在附近公园等你!" 见妹妹点了点头,鈴子一个转身就开始起跑。


没一会,她又折返回来,笑着对妹妹说


"芹ちゃん要是累了,就休息吧!不要勉强自己,姐姐我一定会找到そらちゃん的!"


说完,鈴子又跑开了。


她在人群中挤来挤去,虽然对部分人身上的汗臭味感到反感,但只要一想起正处于恐惧中的青空,所有的感官像是安装了过滤器似的,除了脑海中青空的各种味道及声音,鈴子什么也嗅不到听不到。



そら会不会被坏人抓走了?



鈴子的脑中突然浮现了这个恐怖推断。


不会的不会的。


可要是そら真的再也不回来了…


"呜… "


鼻子变得酸酸的,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不、不能哭啊!四周都蒙蒙的,这样怎么能找そら嘛?!


黑川鈴子你振作一点!


鈴子大力地拍拍自己的脸,想把哭意给拍掉。然而这么做似乎起了反效果,令人懊恼的泪反而流个不停了。


此时的鈴子再也忍不住,就地蹲坐下来,埋膝大哭。


"そら... そら... そら... "


带着哭腔的声音不断地重复同一个名字,当初穿着一身黄色碎花裙的身影不停地浮现在眼前,强烈的愧疚感一直往心脏里刺去。


好难受… 


……


待鈴子冷静下来时,已接近烟火绽放之时。


她抬起头擦干眼泪,打算站起来继续寻找青空时,突然发现远处小路边同样也蹲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而这熟悉的身影……



"そら!!!"


还来不及思考,身体就已早一步行动。


鈴子张开双手,稍微减速后往那小小的身影扑去,抱得很紧很紧,深怕怀中的人会再次消失。


"!…すず! "


喜悦中带着几分颤抖的声音地在耳边响起,鈴子隐约能感觉到,衣服的衣料正被大力地抓着。


"对不起,まるちゃん… 我没好好保护你… "


鈴子愧疚地垂下眼皮,随着眼泪的滑落,之前的不安再一次释放出来


"没事的啦~ 你看,我现在不是安安全全地站在すず面前吗?"


悄悄把眼泪抹掉,青空往后退一步,张开双手转了一圈,露出可爱的小虎牙,有些傻傻地笑着。


看着可爱的青空,鈴子也不觉地笑了。


"一起去找芹ちゃん吧~"


鈴子牵起青空的小手,握得紧紧的,往公园走去。


来到公园附近,鈴子远远就看见坐在石凳上休息的芹子焦虑地四处张望。


"芹ちゃん—— "


后者一看见俩人,原本有些黯然的眼神直接亮了起来,着急地站起,往这里奔来。


和鈴子一样,芹子也往青空身上扑去。


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任由晚风拂过。


*

*


*



*


"咻—— 嘭!!"


绚烂的花火在黑夜中绽放,七彩缤纷的淡光随着花火炸开的声音,有一下没一下地照射在两人的脸上。


"呐、そら。"


"…… "


" ?…そら?" 


"嗯?怎么了すず?"


"没事吧?" 三森看着德井湿润的眼睛,漂亮的脸庞尽是担心的模样。


"没事啦~ " 眼前的人露出了招牌虎牙,笑起来的眼睛弯弯的,宛如当初。


"真的?"


"真的啦~ 只是…… 觉得真怀念呢,烟火大会什么的。" 德井看着前方,眼瞳中映出绚烂的花火,微微翘起的鸭子嘴含着淡淡的笑。


" ……也是呢~"


光阴逝去,夏夜里绽放的花火,还是一样的美。




tbc
————————
烂尾了(笑)
久违的更新真抱歉 *土下座*
猛然发现自己几乎都是月更
真的非常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阅读 
那么,感谢各位观看(_ _*)

来做朋友吧!~\(≧▽≦)/~

【新内】 无名随笔<--- 其实懒得想标题


还是决定放出来了

是新内哦~~ 小孩设定! ≧ω≦
这篇文以后会在其他文里派上用场的(大概)

ooc 渣文笔
慎入

有写到不好的地方还请各位告诉我,我会改进的
狠点的评论也没关系哦!
我承受得住!ฅ'ω'ฅ

好吧废话少说
以下正文

——————

她是谁?

原本在废弃的旧校舍里进行大探险的小新田,途中经过一间空教室时,突然看见里头有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孩站在窗前,背对着自己。

邀请她一起来玩吧!

小新田没有想太多,一心想着要一起玩就啪嗒啪嗒地跑过去了。

察觉到身后有什么动静,眼前的女孩很警惕地立刻转身过来,眼神里满是防备。

小新田看着她通红的双眼,愣住了,正在前进的双脚顿时停下来。

“你什么都没有看到。” 女孩别过脸,沙哑的声音传进了小新田的耳里。

小新田歪头看着女孩,不是很明白女孩的意思。

我明明就看得到她啊!

小新田看着女孩那明显是哭过的脸,低头思考了一会,很快又一脸期待地抬起头,从口袋里掏出自己原本要吃的点心,伸出手递给她。

“你要吃点心吗?甜甜的味道能够让人感到幸福哦!”

“......” 女孩犹豫了一下,望了一眼笑眯眯的小新田,再把视线移向手掌上的点心。

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接过那诱人的甜食。

她缓慢地低下身子,坐在地上,小新田看了也跟着坐在她旁边。

只见女孩撕开了包装,双手握着点心,小口小口地吃着。

温暖的阳光洒在地上,在女孩的眼里映出光芒,隐约可听见远处传来孩童们嬉戏玩耍的声音,微凉的风时不时从敞开着的窗溜进来,掺杂着树叶互相摩擦的沙沙声和小鸟们的鸣声。

小新田很享受此时的气氛,很想一直这样下去,但想要和眼前这个女孩交朋友的欲望更胜一筹,还是决定忍痛打破这舒适的气氛。

“我的名字...... 叫新田惠海!”

突如其来的对话似乎吓了女孩一跳,她微微垂下拿着点心的双手,看着地上误闯人类建筑物的独角仙在那儿走啊走。

良久,她伸出右手,粉嫩而白哲的小手指轻轻碰了碰独角仙的身子,小声地说到

“......内田彩。”

“真好听!” 名字也好,声音也好。

“那~ 很高兴认识你,うっち!”

眼前的内田同学不知是吓到还是怎么了,愣了一下,最后还是展开了笑容,应到

“很高兴认识你,えみつん!”

“啊,我也有昵称了呢~ 嘿嘿~ ” 小新田傻笑着绕了绕头。

她还是笑起来比较可爱。


(某种意义上的tbc)

————————

那么,感谢各位观看!(_ _*)

一个人,也没关系的。

.
.
习惯就好了。

【德森】这样,其实也不错


突然想到文还没发出来xd
ooc慎入
老年设定慎入
算是糖吗?
推荐bgm:Sleeping Beauty(出羽良彰)

=========


是什么?

是什么… 让如今的她变成这样呢?

曾经乌黑亮丽的秀发早已白发斑斑,原本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经过岁月的洗礼,也变得黯淡无光。

脸蛋的皱纹多了,就连那最爱的鸭唇也不如以往的显眼了。

早年脑子十分机灵的她,如今只是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不发一语。

是时间,偷走了一切吗?

还是发生了什么,让她主动放弃所有,宁愿做个真傻子去逃避一切?

三森不敢多想,只是用她略为干枯的手轻轻抚着她的脸,眼里的温柔一如当初,丝毫不变。

或者说,更宠溺了。

”…う。”

一个不明所以的音节。

循着她的视线望去,是一张当年她与一位后辈的合照。

……果然如此。

“未夢たん… 对吧?”

她的视线对上了三森,少许干燥的双唇动了动,

“…ず…… すず。”

啊……

“在叫我吗?”

她轻轻地摇头,视线往三森身后飘去,缓慢地重复了一样的字。

“すず。”

那是一面米白色的墙,看上去漆油还是崭新的,却贴了一张早就泛黄的海报,显得额外格格不入。富有年代感的纸张、老旧的风格、以及许些磨损的边缘,若仔细观察,还能发现那张海报一点折痕都没有,由此可见海报的主人是有多珍惜它。

三森愣住了,因为海报里的人物,正是当年青春年少的milky holmes。

原来只认得年轻的すず啊。

嘴边勾起了无奈的笑,没一会儿又垂下来了。

盯着海报的德井,眼神里透露出悲伤与思念。

三森看着她,再看看海报,若有所思,向看护人交代了一句,便离开了。

翌日,再次来访的三森却吓坏了看护人。

灰白的头发重新染回了年轻的黑色,整齐地束成偏低的双马尾,脸上的妆容盖过了大部分的皱纹,双唇涂上和当年同款的口红,也久违的穿上了那件粉色的出演服。

虽然难免不了瑕疵的出现,但多少也有八分像吧。

当年饰演夏洛的三森铃子回来了。

她站在德井的面前,灿烂地笑着。

只见德井眼里的光亮回来了,笑得眯起来的眼睛弯弯的,她露出一排整齐的假牙,干枯的手附上了干枯的手,轻轻地上下摆动。

“す—ず—!好久不见呀!”

”まるちゃん,我回来啦。”

听看护人说,那么多年以来,那一天是德井笑得最开心的一天。

自那以后,三森来探访德井时永远都是年轻的。

也没多久,三森就干脆住进了老人院里,与德井一起生活。

每一个傍晚,她们都会并肩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轻轻地牵着手,欣赏着往西下美丽的夕阳。

三森看着德井的侧脸,嘴边扬起了久违的、幸福的笑容。



「纵使你只认得年轻化的我,能够一起度过生命中的最后一阶段,

这样,其实也不错。」



.


.

.
.
.
end


——————

在文里我可能交代得不太清楚,这里的设定是德森失去了联系,当森找回丸的时候,两人年纪都大了,丸已经认不出人了。
不过我最想表达的是两个人一起坐在石凳上看黄昏的那一幕,角度是从后面看着她们的背影。
再加上bgm不知怎的心情很微妙
听这bgm写文特别带感呢(´-`).。oO
若有人看了感觉不舒服我在这说声对不起 ><


有什么意见批评不方便评论或私信的可以去我的主页用提问箱匿名告知(好像只有电脑版的有)

每个人的意见我都会好好认真地去读的!(>人<;)


那么,感谢各位观看!(_ _*)

该滚去睡了ww

这是我们的时代 - 7


TADAHHHH!!!!
我没坑掉!【虽然没人看xP(划掉】
私自取了派派妹妹的名字,希望各位别嫌弃
*日常ooc
*日常文笔渣

————————


堀侧躺在柔软的床上,目光呆滞地盯着柜子里一个收藏了很久的粉红小熊,过往的时光伴随着今早那位学姐的话语不停地在脑海里无限循环……


「这是我第一次警告你,也是最后一次。」
「你应该不知道吧,刚才被你欺凌的女孩,是kssn家人以外最亲的人。」
「那孩子,在你离开后一直陪伴着kssn、哄着kssn,費了好久才让她重获以往的活力。」
「kssn她根本不知道你回来了,她若知道你一回来就伤害她重视的人,你猜会怎样呢?」
「你过去造成的伤害已经太深,我希望你不要和她见面,堀さん。」


“……哈啊...... ”

堀绝望地用手臂遮住双眼

“我当然知道啊… ”

手臂逐渐有了湿润感,两行晶莹剔透的泪液顺着脸颊的轮廊滑落到枕头边上。拉高了被子,堀把自己裹进被子里,双肩微微颤抖,偶尔传出细弱的啜泣声。

渐渐的,堀睡着了。

堀做了一个梦,一个十分真实的梦。

梦里的自己,正和一个小女孩玩着家家酒。那女孩有模有样地用着小一号的锅子和锅铲将假鱼翻来覆去,随后把假鱼放在小碟里,再推到自己眼前,奶声奶气地叫着自己的名字,要自己尝尝她所谓的拿手菜。而当时的自己正沉迷于漫画中的世界,只是随口敷衍了几句。女孩当然知道自己压根儿沒在听,一不高兴摆出了招牌扑克臉。她一屁股坐在自己身旁,抢走了自己手中的漫画本放到一边去。没会儿,女孩的一双眼睛泪汪汪地看着自己,双手拽着自己的衣袖小幅度地摇摆,又在撒娇了。

雖然堀沒少见识过女孩一流的撒娇技能,但长久以來她仍然招架不住那犯规的模样,只好很"认真"地尝了尝那道女孩的"拿手菜",再拍拍手摸摸女孩的头,大力地夸奖她。果不其然,女孩笑了,她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弯弯的像是个月牙,可爱的很,两人的愉快笑声传遍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看着如此温馨让人怀念的画面,堀笑了。

意识朦胧间,堀隐约听到妹妹的声音,语气听上去似乎在担心什么。好不容易撑开了眼皮,堀愣了一会才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正被妹妹紧紧地抱着。低头一看,妹妹的肩膀不知何时湿了一大半。

这… 大概是自己的杰作吧。

"繪詩香… " 声音突然变得好沙哑,堀想再說些什麼,但喉咙仿彿被什么东西卡住了,让堀無法说出话來來。

但堀也沒去掙扎什麼,只是静静地望着柜子里的粉红小熊。

许久,妹妹才轻轻地开口打破这沉默的气氛

"姐姐,沒事了。我们去吃晚餐吧。" 绘诗香轻轻地拍着姐姐的背,再慢慢地松开了拥抱,牵起她的手站了起來。

堀缓慢地点头,站起來时用空出來的手拭去眼角剩余的泪水。

作为姐姐,自己又失格了呢。



———————

考试前发个短小一篇 OwO
楠派噢噢噢!冷cp!不过这里应该不算是cp!
参考了Please & Secret 组合的 >w< (也是灵感来源
然后要滚去复习了(╯^ω^)╯︵ ┻━┻
再次感谢各位的观看(_ _*)

感觉脑洞开始复杂起来了_(:3」L)_ 会尽力简化的

麻醉药,并不能让你麻醉一辈子。

27GB 容量给我用没了www
清理相册时从相册很里面很裡面翻出来的一张 OwO
蜜柑箱里的小空丸www
来源是b站的某个视频,好像是青空之夜vol.(不记得什么数字)
画质已经是超清的了_(:3」L)_
我丸真可愛(抱走逃跑